读不尽的中国新闻
做最好的新闻网站

银监保监合并? 刘鹤面临中国金融改革罕见挑战

    时间:2018-02-28 17:39    来源:多维新闻    阅读:
中国现行“一行三会”金融监管架构,成形于朱镕基时代,其核心要旨是“分业经营,分业监管”。其后二十年间,全球范围的金融混业经营趋势,在推动经融创新的同时,也带来了前所未有的金融风险。在中共十九大前后,习更是将金融安全上升到了中国国家安全层面。有迹象显示,中共在三中全会和中国两会后将启动迄今为止最大规模的金融监管改革。

据路透社2月24日消息称,习首席经济智囊刘鹤,将于中国两会上当选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并兼任中国央行行长。另据彭博新闻社消息,中国银监会和保监会将在中国两会后合并。若消息坐实,这将是继朱镕基后,又一例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兼任央行行长。而刘鹤主掌下的中国金融改革未来走向如何?将银行业和保险业合并的大刀阔斧动作所为何来?


刘鹤(右二)被视为中国国务院副总理热门人选(图源:Reuters)

中国金融乱象的安邦样本 2月23日,中国春节后的第二个工作日,安邦集团原董事长吴小晖“涉嫌经济犯罪”被提起公诉,中国保监会破天荒接管了这家民营保险集团。多维指出,正是滥用险资、杠杆收购、充当政商“白手套”等行为,致使监管层对安邦集团“痛下杀手”。

然而,“非法集资”也好,加杠杆也好,滥用险资也好,酝酿系统性的金融风险,核心问题还是出在作为险资的安邦集团的商业模式上,也即中国证监会主席刘士余说的,“用来路不当的钱从事杠杆收购,行为上从门口的陌生人变成野蛮人,最后变成行业的强盗”。

近几年来,传统保险公司的市场份额一直在被以安邦为首的一批“野蛮人”夺走。传统保险公司恪守保险的保障功能,而安邦颠覆传统保险公司的模式是大肆发行理财产品。这类产品与保险保障关系不大,收益率却远高于中国人寿、中国平安保险、中国太平洋保险等主流保险公司推出的保险产品。

主发理财险抢走了传统保险公司市场份额的同时,为了向其客户兑现高收益承诺,安邦不得不将手中巨额保费资产投向其他能够“赚大钱,赚快钱”的地方。换句话说,安邦用从客户那里借来的钱去从事高风险的投资,在中国国内国外大肆“买买买”。

安邦因一系列高调的海外收购而闻名,包括以19.5亿美元收购纽约华尔道夫酒店和以65亿美元购买黑石集团旗下酒店组合。

而在中国国内,安邦也是不断攻城略地。除了进军优质蓝筹股,比如伙同险资“宝能系”举牌房企万科,安邦还特别钟爱银行股。2011年,安邦牛刀小试出资56亿元人民币(1美元约合0.158美元),从而成为成都农商行大股东。其后的2013年,安邦又以136亿元人民币豪取招商银行5%股权。2014年,安邦更是斥资650亿元人民币三度举牌民生银行,占股达到15%。另外,在中国四大国有商业银行的大股东中,安邦都位居前十席。 险资持股银行这一关联交易的后果是什么?2017年6月16日,民生银行召开股东大会,民生银行董事长洪崎承认,民生银行给安邦保险集团总共贷款1亿美金。这还仅仅是民生银行一家,安邦另外从招商银行以及中国四大国有商业银行的贷款数额还有多少?难以想象。正因此,外界指中国各大银行已经成为安邦的“提款机”。

安邦的负债投资模式,一旦某一笔商业投资失败或某一环节出了问题,资金链断裂,就会引发连锁反应,极而言之像雷曼一样倒闭的话,安邦欠数千万甚至上亿保险用户的巨额保费瞬间蒸发,就会有大批民众上街;安邦欠各大银行的巨额贷款变成坏账,就会瞬间爆发金融危机。

金融乱象背后的实质就是安邦等“金融大鳄”的债务和杠杆。而安邦罕见被政府监管部门直接接管,而且接管一年不行就再延长一年,一定是安邦已经到了稍有不慎就将诱发中国金融系统性风险的程度。

吴小晖被提起公诉,民生银行原行长毛晓辉被查,中国保监会原主席项俊波落马,这三起震惊中外看似孤立的事件,背后到底有着什么样的内在逻辑关联?在官方没有公布相关细节的情况下很难说清。但这三个人恰好构成一个保险、银行和监管层的完整金融链条。

在项俊波刚刚接管保监会的2011年,中国保险行业资产总规模仅仅6万亿人民币。到了2013年,项俊波掌控下的保监会密集出台了给保险业松绑的政策文件。其政策松绑实质:一是在保险筹资端,放开了万能险;二是在保险投资端,放开了投资上市公司的限制。前者使得险资瞬间积累资金富可敌国,后者使得险资到处举牌到处并购、兴风作浪。

在这场中国保险业狂飙突进式的狂欢盛宴中,之前难拿无比的保险牌照,在项俊波任上的5年,发出去的保险牌照超过50张,而截至项俊波被中纪委调查时,等候筹建的保险公司数量竟然高达200多家。

财大气粗的险资,大事举牌上市公司,尤其是疯狂持股银行,使得原本就复杂无比金融混业经营形势更加愈演愈烈。而正是此种金融大变局,促使中南海金融监管谋变。

1月17日,中国银监会主席郭树清接受中共党媒人民日报专访,郭猛烈抨击银行业的“内部人”控制乱象,“有的股东甚至把银行当作自己的提款机,肆意进行不正当关联交易和利益输送。少数不法分子通过复杂架构,虚假出资,循环注资,违规构建庞大的金融集团,已经成为深化金融改革和维护银行体系安全的严重障碍,必须依法予以严肃处理”。 在郭树清看来,分业监管格局下催生出来的金融利益集团,恰是中国金融监管改革的“正面之敌”。

刘鹤金融监管改革路上挑战重重

早在习上台执政伊始,因为分业监管无法适应混业经营,对以“一行三会”合并为主要内容的金融监管改革的呼声就日渐高涨。中国两会后刘鹤果若以副总理身份兼任中国央行行长,并在其主导下合并银监会保监会,那无疑将是迄今为止中国推动金融监管改革,所采取的最大胆的行动。

 作为经济金融高官,郭树清是中国政坛常青树,银监会保监会合并,郭树清有望出任新机构掌门人

刘鹤在1月份的达沃斯论坛讲话中亦释放了若干金融监管信号,“在中国经济面临的各类风险中,金融风险尤为突出。我们将针对影子银行、地方政府隐性债务等突出问题,争取在未来3年左右时间,使宏观杠杆率得到有效控制,金融结构适应性提高,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能力增强,系统性风险得到有效防范,经济体系良性循环水平上升。”

且在金融监管思想上,刘鹤主张强政府监管,堪称“监管鹰派”。在刘鹤主持编写并提交中共中央的“两次大萧条比较研究”报告中,刘鹤认为美国次贷危机是“放松金融监管”的结果,“金融危机发生之前,在强大的产业和金融利益集团作用下,从克林顿到小布什政府也都采取了经济自由化的放任自流政策”。

金融分析人士指,在今时今日金融乱象复杂多变,中国金融风险再度高企之际,刘鹤重拾朱镕基副总理兼央行行长模式,主导推进包括一行三会整合合并在内的金融监管改革,作为应对危局短暂过度,有其现实必要性。但无论是副总理兼央行行长还是一行三会合并,这一模式的提出和实行亦将遭遇巨大挑战。

首先,银监会保监会合并,无疑将遭遇来自部门利益的强烈抵抗。而在一行三会合并为主要内容的监管改革下,撇开证监会,仅仅合并银监会保监会,亦难免授人以柄,使得监管改革形势趋于复杂。

其次,在十九大前召开的五年一度的金融工作会议上,中共决策成立金稳委,其后2017年11月金稳委高调成立。金稳委的设立初衷,就是为了绕开一行三会合并这一难题,在原有一行三会架构之上成立金稳委,在原有框架下加强监管协调。中国两会后合并银监会保监会,甚乃合并证监会,那将是监管思路监管机构重大转变,如此一来,刚刚成立的金稳委怎么摆呢?政策和机构设置前后跳跃性很大,难免“政策朝令夕改之讥”。

再次,在金融监管思想层面刘鹤亦将面临挑战。早在2013年讨论一行三会合并,中国前总理朱镕基经济智囊、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原总经理高西庆,就曾明确反对在目前合并一行三会,“如果把它合起来的话,以我们目前的公共治理系统,出的问题比能够解决的问题多很多”。持这一观点者为数不少,中国前财长楼继伟日前就曾发文激辩混业经营与分业监管。多维新闻在《楼继伟反思朱镕基遗产 释中国金融监管新思路》中曾有分析报道。

又次,全球范围内,中央银行的独立性是一国货币政策独立性的重要保障,因而,保障中央银行独立有效运作已成全球趋势。在中国尤其如此。中国央行即使是在周小川这样能干官员掌控下,相较于美联储、英格兰银行等中央银行,其独立性亦频频受到质疑。因而,刘鹤重拾朱镕基副总理兼央行行长模式,用于短期救急短期过度则可,将之作为长期的固定模式则利少弊多,毕竟,国务院副总理和央行行长两个职务,在货币政策相对于政府财政政策保持相对独立性方面是有冲突的。